• 王安祈

  • 胡恩威

  • 王冠強

  • 于逸堯@人山人海

  • 許敖山

  • 李超

  • Tobias Gremmler

  • 唐文華

  • 黃毅勇

  • 朱勝麗

  • 劉育志

  • 周慎行

  • 國光劇團

  • 于逸堯@人山人海

  • 許敖山

  • 董陽孜

  • 廖端麗

  • 胡釗鳴

    • 第9屆國家文藝獎得主。國立臺灣大學文學博士,現為國立臺灣大學特聘教授。1985年起與郭小莊、吳興國、魏海敏等著名京劇演員合作。2002年起任國立國光劇團藝術總監,新編《金鎖記》、「伶人三部曲」、《十八羅漢圖》等多部劇作。曾獲新聞局金鼎獎、教育部文藝獎、編劇學會魁星獎、文藝金像獎編劇獎(連獲四屆)。2015年《十八羅漢圖》獲台新藝術獎年度五大獎。

    • 《半生緣》、《華嚴經》、《萬曆十五年》、《東宮西宮》導演、編劇及設計,跨界劇場及多媒體劇場先鋒,以強烈視覺影像建構劇場美學,作品主題涵蓋文學、歷史、時政、建築、宗教、哲學等。

    • 國光劇團導演、排練指導,大宛國劇訓練班、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佛光大學藝術學研究所碩士畢業。專攻架子花臉,曾先後服務於明駝及海光國劇隊。多次隨當代傳奇劇場、李寶春劇團等赴歐、美巡迴演出。執導新編兒童京劇《武大郎奇遇記》、《三國計中計》。主排作品包含《關公走麥城》、《李慧娘》、《花田錯》、《豔陽樓》等。

    • 香港人,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學士,主修地理,卻以音樂為終身職志。1996年創作《再見二丁目》得以入行。1999年與黃耀明等人創立「人山人海」獨立音樂廠牌,曾合作歌手包括彭羚、梅艷芳、楊千嬅、麥俊龍等。分別憑《愈快樂愈墮落》及《涙王子》兩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配樂提名,及憑《Wanna be》一曲,與林二汶及荒井壯一郎同獲2012 CASH金帆音樂奬CASH最佳歌曲大奬。著作有香港音樂人訪談錄《香港好聲音》,現定期為《MilkX》、《明周》、《MOUTAI》等雜誌和《南華早報中文網》「香港指南」撰寫專欄文章及專題報導。

    • 香港演藝學院音樂碩士 (作曲及電子音樂)。近年主要作品包括多媒體歌劇《利瑪竇的記憶宮殿》、邵逸夫創意媒體中心開幕節目《四象萬相》、與龔志成合作《家.春.秋》現場電影配樂及《1984》電影歌劇,並擔任西九文化區《拾.年》音樂總監。

    • 京胡演奏家,原中國京劇院國家一級琴師,現任國光劇團音樂指導及琴師。自幼隨父名琴師李奘圖學藝,曾為杜近芳、袁世海等多名角專職琴師。對梅派藝術造詣深厚。擔任國光劇團多齣新編戲唱腔設計,如《狐仙故事》、《王有道休妻》、《三個人兒兩盞燈》、《金鎖記》、《康熙與鰲拜》等。2015年榮獲臺北市文化資產局登錄「傳統藝師」。

    • 媒體藝術家及設計師,作品於不同藝術節及展覽中發表,包括ARS Electronica、Transmediale及Red Dot Design Museum,同時於歐、美、亞洲各地講學及主持工作坊。

    • 國光劇團首席文武老生。復興劇校畢業、胡少安先生嫡傳弟子。先攻武生,後改老生。曾獲國軍文藝金像獎最佳生角獎、文藝獎章、SGI文化賞,全球中華藝術文化薪傳獎、金鐘獎、臺北市第15屆文化獎。1995年國光劇團成立即入團。精擅多齣傳統劇目如《群借華》、《打龍袍》等。擔綱主演國光新編大戲《閻羅夢》、《金鎖記》、《十八羅漢圖》等。

    • 工淨行,復興劇校第22期「播」字輩畢業。師承楊振綱。曾服務於復興國劇團、李寶春新劇團。2006年加入國光劇團。擅演劇目:《天霸拜山》《法門寺》《古城會》。並參與現代劇場主演創作社劇團《我的洋娃娃》。

    • 工花旦、刀馬旦。佛光大學藝術學研究所碩士,國立臺灣藝術學院(現臺藝大)戲劇科國劇組,陸光劇校第3期「勝」字輩。師承秦慧芬、劉鳴寶、陸景春、馬述賢、白玉薇、陳永玲、周雪雯等名師。曾服務於陸光國劇隊,1995年國光成團即入團。擅演傳統劇目如《穆柯寨》、《大劈棺》、《昭君出塞》等。參與新編京劇《王有道休妻》、《三個人兒兩盞燈》、《狐仙故事》等。

    • 工淨行,國立臺灣戲曲學院京劇系畢業。師承丁一保、張宇喬、呂玉堃、吳仁傑、楊敬明、劉琢瑜。2012年起隨中國戲曲學院賈士銘老師學習。2015年加入國光劇團。曾習劇目有《蘆花蕩》、《通天犀》、《拿高登》等。曾與當代傳奇劇場、栢優座、臺灣戲曲學院附設京劇團合作演出。

    • 工丑行,國立臺灣戲曲學院京劇科畢業。坐科期間初學武生,後專功武丑。為國光劇團新進武戲生力軍。師承丁一保、張宇喬、劉習中、吳建平、劉佳老師們。擅長翻打做表,身手俐落,熟擅劇目有《盜甲》、《盜銀壺》等劇。

    • 國光劇團自1995年創團以來,即不斷嘗試於京劇傳統中注入當代意識,以「現代化」與「文學化」為京劇創作之原則,張愛玲小說、王羲之字帖均入戲,題材多元,手法靈活。國光曾多次應邀前往法國、德國、荷蘭、瑞士、義大利、捷克、俄羅斯、斯洛伐克、丹麥、匈牙利、波蘭、巴西、新加坡、馬來西亞、大陸、香港等地演出。

    • 香港人,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學士,主修地理,卻以音樂為終身職志。1996年創作《再見二丁目》得以入行。1999年與黃耀明等人創立「人山人海」獨立音樂廠牌,曾合作歌手包括彭羚、梅艷芳、楊千嬅、麥俊龍等。分別憑《愈快樂愈墮落》及《涙王子》兩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配樂提名,及憑《Wanna be》一曲,與林二汶及荒井壯一郎同獲2012 CASH金帆音樂奬CASH最佳歌曲大奬。著作有香港音樂人訪談錄《香港好聲音》,現定期為《MilkX》、《明周》、《MOUTAI》等雜誌和《南華早報中文網》「香港指南」撰寫專欄文章及專題報導。

    • 香港演藝學院音樂碩士 (作曲及電子音樂)。近年主要作品包括多媒體歌劇《利瑪竇的記憶宮殿》、邵逸夫創意媒體中心開幕節目《四象萬相》、與龔志成合作《家.春.秋》現場電影配樂及《1984》電影歌劇,並擔任西九文化區《拾.年》音樂總監。

    •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藝術系畢業,美國麻州大學藝術碩士,現從事書法創作。

    • 出生香港,先後就讀於香港大學和巴黎大學,主修比較文學、翻譯和新聞,對不同語言和文字情有獨鍾,尤醉心於中英文文學,除中英文外,所掌握的語言還包括法語、俄語、西班牙語和義大利語;在聯合國工作三十二年,擔任同聲翻譯,與此同時堅持文學創作和翻譯。

      與曲家譚盾合作的作品包括《茶 – 靈之鏡》、《獻給二零零零年的抒情詩:千禧年交響樂》,此外,與劇作家徐瑛合作的歌劇有《胡笳十八拍》(林品晶作曲)和《李白》(郭文景作曲)。2004年開始全心投入寫作,先後幫助荷蘭獨立電影製作人Frank Scheffer拍攝的記錄片《茶》完成中英文的互譯,為現代舞編舞沈偉翻譯《二進宮》、協助電影導演李安完善其《色戒》劇本的英文翻譯。

    • 香港本地影像騎師

      思潮風不息,藝海浪翻騰。踏上藝術修行之路,研究科技和藝術的結合方式,探索多媒體藝術的無限可能性。

      曾為不同藝人製作音樂錄像, 包括林德信 Alex Lam 丶江海珈 AGA 丶方大同 Khalil Fong 以及流行樂隊 Choco 丶金屬樂隊逆流等。

      亦曾於各類演出擔任VJ,包括音樂嘉年華《 Forgotten Dream Carnival 》,香港本地音樂派對《 Endless Summer 》 , 舞蹈作品《 病睡人間Sleepy Sickness 》及《 原居地 Habitat Here 》,  演唱會《 月球背面的日光 》丶《 Guinness Amplify 原音再現 》丶《 華晨宇火星演唱會 》丶《 歲月友情演唱會 》丶《 Amese life 2016 》以及藝術節 《 Papay Gyro Nights 》等。

關公京劇

關公在劇場

  • 分場及編劇的話
  • 導演的話
  • 京劇創作筆記
  • 延伸閱讀
簡介及工作人員

16 . 09

[ Sat ] 8:15PM

17 . 09

[ Sun ] 3:00PM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HKD$480
HKD$280
HKD$180

HKD$100

演出長約100分鐘,不設中場休息
普通話演出,附中、英文字幕
遲到觀眾須待節目適當時候方可進場
進念.二十面體保留更改節目內容、表演者及座位編排的一切最終決定權

返回劇目

座位表
票價

HKD$480
HKD$280
HKD$180

HKD$100

關公京劇 「《關公在劇場》指示了中國傳統戲未來應走的方向! 」 — 榮鴻曾(匹茲堡大學音樂系榮休教授) 「有創意又融古典及現代的佳」 — 史維(香港科技大學副校長) 「藉由傳統儀式的成立,去呼喚人與自我生命、生活環境的互動。」 — 吳岳霖 《表演藝術評論台》

場刊
簡介

京劇經典唱唸做打,傳統儀式新媒體科技貫穿,表現關公從人到神。戰爭、殺戮、犧牲、悲憫、成神、降妖⋯⋯從關公過關斬將忠義行徑,到「驅除五方邪祟不祥」淨台儀式;從顛峰走向敗亡,至死後得到救贖成神。斬妖除魔,保天下平安!

創作團隊

編劇、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
導演、舞台及數碼影像設計:胡恩威
京劇導演:王冠強
音樂創作:許敖山
傳統京劇音樂設計:李超
動作捕捉設計及製作:Tobias Gremmler
動作捕捉製作協作:胡釗鳴
標題提字:董陽孜
英文翻譯(字幕):廖端麗

演員

唐文華 飾 關公
劉育志 飾 周倉
周慎行 飾 馬童
蔣孟純 飾 九尾狐
張珈羚 飾 九尾狐化身
黃毅勇 飾 說書人1/ 顏良/ 文醜/ 公子/ 老和尚/ 王半仙
朱勝麗 飾 說書人2/ 關平/ 蒼頭
王逸蛟、華智暘、高禎男、劉祐昌、黃鈞威、潘守和飾 六將/ 水淹七軍龐德兵士/ 白衣渡江兵士/ 江水/ 出手將

製作團隊 (台灣)

國光劇團團長:張育華
領隊:王子雍
製作經理:邱慧齡
媒體宣傳:謝佳容
舞台監督:林雅惠
音響控制:李思明
字幕控制:李永德
箱管人員:張美芳、潘進輝、朱建國

現場演奏

金彦龍 – 司鼓
許鈞炫 – 大鑼
孫連翹 – 小鑼
廖惠中 – 鐃鈸
許家銘 – 三弦
陳珮茜 – 月琴

製作團隊 (香港)

製作經理:李浩賢
製作統籌:周俊彥
燈光設計:張素宜、鄺雅麗
音響設計:夏恩蓓
助理舞台設計:王梓駿
助理製作統籌:陳安琪
錄像製作:陳穎
舞台助理:陳俊賢、詹文龍、鍾嘉華、
黃世榛
舞台實習生#:李天立、冼文傑、周嘉樂、
郭曉瑩、陳偉豪、麥凱俊、黃梓峰、鄧依雅、蘇俊豪

#香港專業教育學院(李惠利)資訊科技系
舞台及娛樂科藝高級文憑學生

進念團隊

聯合藝術總監:榮念曾
聯合藝術總監暨行政總裁:胡恩威
助理藝術總監:陳浩峰
駐團演員:楊永德、鍾家誠
駐團藝術家:黎達榮
研究主管:梁冠麗
創作助理(影像及多媒體):陳穎
藝團經理 (行政及財務):陳世明
藝團經理 (節目):簡溢雅
高級節目經理:周寶儀
經理 (公關及伙伴發展):黃偉國
舞台監督:周俊彥
助理節目經理:翟桐、鄭國政、何彥羲
節目及藝術行政見習:池家丞、盧雪雯
國際交流總監:黃裕偉
項目研究總監 (文獻庫):陳碧如
項目助理經理 (文獻庫及影像):王思薇
節目助理 (文化交流):呼夢雅
行政見習:謝昊丹

宣傳

英文翻譯 (宣傳品):梁惠琪
平面設計:郭健超、翟桐
宣傳短片: 王思薇
劇照攝影(台北演出):劉振祥
劇照攝影(香港演出):張志偉、冼家弘
平面設計助理:張焯珩

指導單位

合辦單位

演出單位

監製/吳榮順 製作人/張育華
國光劇團自1995年創團以來,即不斷嘗試於京劇傳統中注入當代意識,以「現代化」與「文學化」為京劇創作之原則,張愛玲小說、王羲之字帖均入戲,題材多元,手法靈活。國光曾多次應邀前往法國、德國、荷蘭、瑞士、義大利、捷克、俄羅斯、斯洛伐克、丹麥、匈牙利、波蘭、巴西、新加坡、馬來西亞、大陸、香港等地演出。

「搖滾中樂節」節目

鳴謝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香港01、甘國亮

  • 分場

    第一折:流不盡英雄血
    楔子1:傳說與禁忌

    第二折:過關斬將
    楔子2:江水無情、江濤起落

    第三折:麥城歸天
    楔子3:禁忌與禁戲

    第四折:成神降妖
    尾聲收煞:攜歸神物

    編劇的話-王安祈

    【這不是正統劇場的全本《關公傳》,而是新編實驗小劇場京劇《關公在劇場》】

    什麼叫《關公在劇場》?
    《關公在劇場》是把「劇場如何演關公的過程和心理」都呈現出來,除了演出關公一生重要行動和死後成神捉妖之外,還會通過一男一女兩位「說書人」(黃毅勇、朱勝麗)以相聲的方式說出:任何演員演關公都要齋戒沐浴,任何戲班演關公死亡的戲都會有心理禁忌等等。所以《關公在劇場》整個演出是「後設」的,有關公的自我反省,也有說書人對關公和演員的旁觀,當然,最亮眼的還是京劇關公戲的精彩表演。所以這戲不以《關公》或《關公傳》為劇名,因為它包括「劇場」 的台前和幕後各層面,多重觀點交錯呈現,這是一部新編實驗劇,雖然採用了傳統關公戲的幾個片段精華,但整個是全新的構思。

    關公是人民敬仰的神明,通常大家不願意或不敢在台上演神明的性格缺陷,但我認為一定要先把關公「還原」為普通的人,有性格缺點的人,才是真誠的藝術創作。所以關於關公的一生,我選擇了三個面向:【一】是忠義性格最鮮明、最受人尊敬的「保嫂過五關斬六將千里尋兄」這一片段。緊接著選擇了【二】他一生功業的最高點「水淹七軍」,但在功業到最高點、威震華夏之後,關公性格的缺陷愈來愈鮮明,驕傲自大,這才導致最後【三】在麥城的敗亡歸天。此刻我把敗出麥城,夜走北山小徑的關公,與華容道上的曹操,相互並觀。關公一生,關係最緊密的,不僅是劉備張飛結義兄弟,更是敵對的曹操,我試圖讓曹操貫串關公一生,直到死亡,這是我在人物性格塑造上所做的創新。實驗小劇場不僅形式要有創意,內涵的新意更是根本。

    而驕傲自大的人為何會受百姓崇拜被尊為神明?我在戲裡安排了「救贖」,他受到玉泉山老和尚點化,對殺戮的無情另有體悟。就是這一念「悲憫」,才由人成神。而這一層,我也藉關漢卿的《單刀會》做為正反互証。

    成神後關公保護人間平安,我選擇了傳統一部喜劇、武戲《青石山》的片段為基礎,重新編排,表現關公捉妖、驅邪除祟之後的歡樂祥和。

    為什麼創作《關公在劇場》?
    此劇原來是為國光劇團的新家「台灣戲曲中心」落成開幕而創作。新劇場開台,一般都會「跳鍾馗」驅邪除煞,而我想「鍾馗」已經被裴豔玲老師演成典型了,國光必須另外創作。而「老爺戲」是京劇的特點也是重點(京劇是「多腔調」的劇種,西皮、二黃之外,還包括崑曲、吹腔等等。所崑曲的關公戲如《刀會》也納入京劇戲碼) ,「朱面、綠袍、五髭、紅纓」的形象,在「周倉、馬童(赤兔馬)、青龍偃月刀、關字旗」的烘托下,形成的威儀氣勢,以及整套波瀾壯闊、動魄驚心的唱念做打,表演藝術最為可觀。更重要的是,關公戲的演出具備儀式作用,例如中國西南有些地方演關公過五關斬六將,關公會沿著街巷巡遊,斬殺敵將(妖魔)之後,還會坐在小吃攤上吃碗麵再繼續過下一關。我們的戲裡並沒有演巡遊小吃,但關公戲的儀式功能由此可見。關聖帝君是民間普遍信仰,無論集會結社、新店開張或各種活動,都會拜關公,祈求關老爺斬妖除魔、保闔境平安。關公戲最適合當作開台戲,所以我想創作這部 「戲中有祭,祭中有戲。戲即是祭」的新戲,在新劇場開幕時,開台淨台。

    國光劇團有足夠的條件可以推出關公戲。國光一級老生演員唐文華,除了「安工老生、做派老生、靠把老生、衰派老生」之外,「紅生」關公戲更為拿手,在當前的台灣劇壇獨一無二。不僅在《伐東吳》裡「一趕四」相繼演出黃忠、關公、劉備、趙雲,2007國家劇院二十週年時,唐文華主演的《關公升天(走麥城)》更是精彩萬分。而國光的導演王冠強,自幼跟隨上世紀有「活關公」之稱的李桐春老師,對老爺戲極為熟悉,主排此戲當行本色。既然國光擁有關公與導演人選,我便大膽新編這部實驗小劇場《關公在劇場》,無論在任何劇場演出,都具有祭台淨台保平安的功能。

    香港進念二十面體的藝術總監胡恩威導演,這是第二次和國光合作了。上次《十八羅漢圖》擔任舞台設計和多媒體投影,《關公在劇場》則是導演、舞台和多媒體。我很喜歡胡恩威的戲,早在他與林奕華合作時期,《張愛玲請留言》、《半生緣》等在台演出時,我就注意到他的多媒體投影。關公一劇的合作,他更邀請了德國設計師參與,非常期待能呈現既傳統又現代的意境。

    可惜的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關公在劇場》籌備妥當,國光的新家「台灣戲曲中心」卻因工程延誤而未能如期開幕。《關公在劇場》於20168月改到淡水雲門劇場首演,年底轉往香港文化中心,沒想到今年還有二次到香港演出的機會。非常感謝香港首演時多篇劇評的指正和鼓勵,希望此劇能繼續巡迴在不同劇場,演出的意義由單純的開台,擴大為關公巡遊各劇場,保闔境平安。

  • 胡恩威
    一六年七月

    大約是十二年前的一個冬天;我和榮念曾老師到南京和石小梅老師第一次見面;那是作曲家瞿小松安排的;小松老師剛和石老師合作了一個跨文化的歌劇舞台作品;小松覺得石老師對實驗很開放;所以推薦我們見面。這次南京會面促成了我們以後一系列和戲曲有關的實驗。轉眼之間十二年便過去了;這十二年我一共創作了七個和傳統戲曲有關的劇場作品;由崑劇的《佛洛伊德尋找中國的情與事》開始;《我愛宋詞之好風如水》《大紫禁城》《紫禁城遊記宮祭》《萬曆十五年》和《半生緣》(彈詞)等。

    第一個完成《佛洛伊德尋找中國的情與事》的是以崑劇「牡丹亭的夢」開始,開始跟石小梅老師和江蘇崑劇院進行一系列關於傳統戲曲和崑劇的實驗。在那個時候,白先勇老師也開始了他的《牡丹亭》計劃,我們兩套作品的對比很有趣︰白老師將崑劇製作精緻化、華麗經典化;而我們就單純地做實驗,完全沒有什麼藝術以外的考慮。崑劇因為白先勇老師的《牡丹亭》獲得社會的關注,令崑劇出現了一次熱潮、崑曲走進了人間,這是非常重要的。當我接觸崑劇的時候,我也在思考傳統戲曲未來發展的可能?當我更深入的理解崑劇,發現傳統戲曲的學習課程是世界表演藝術的寶藏。因為它的表演藝術不止是單純在形式上,學習過程本身是將人的身體各部位的機能發展到極致的藝術,由身體的眼睛、面部表情、身體每一部份都需要鍛鍊。所以接受過傳統戲曲訓練的人,他們也可從事舞蹈和戲劇和任何的表演。事實證明,成龍和過去幾十年一些電視電影成就,是很成功的電影電視藝人,他們也接受過傳統戲曲訓練。但是我現在看到的傳統表演藝術,在目前官能感官刺激娛樂主導之下,可能會有失傳的可能性。傳統文化藝術被流行文化和即食文化所取締,學習表演藝術變成不需要過程,只需要有美貌便可,而且還可以一邊表演、一邊學習作藉口。

    我們一方面看到傳統藝術在消費主義下出現式微的可能,其實現今流行文化或電影電視劇也沒有多大的進步,也沒有出現什麼人物。雖然今天中國大陸投資很多資金拍電影電視,但看不到「人」的演出有什麼進展。由此可證,在這個低俗消費年代,中國傳統戲曲以人為本就顯得更加珍貴和重要。

    過去十二年,我進行了兩方面的戲曲實驗︰一方面是「復古」,希望呈現「崑劇」的原來面貌,譬如演員人數以精為本、原音不用擴音、用最基本樂隊去演出;另一方面是傳統與新媒體的互動,結合新的數碼影像科技。這兩方面的復古和創新實驗是沒有衝突的,兩樣也一樣重要。藝術本身也是復古和創新兩個力量推動的。

    今這次我和國光劇團合作的《關公在劇場》,是我第一次導京戲。王安祈老師的劇本呈現給大家看到一位很傳統但很不一樣的關公,王冠強老師的戲曲京劇編排和指導,令「關公」這個戲形成了一個以京戲為本的傳統。關公戲的戲就是台上的關公,演員是核心;沒有唐哥也就沒有這個戲。戲是真的因為人是真的,真人的戲結合新科技的元素,兩者本身有什麼新的化學作用呢?我和大家一樣也是拭目以待。

    「關公」是中國人的一個 Icon,是跨階級、跨界別、跨宗教、跨藝術的Icon。黑白兩道、政商拜關公;年輕人玩三國手機遊戲有關公;日本更是三國迷;流行文化更把關公轉換成了不同的形象和姿勢;漫畫和電玩的關公千變萬化。

    京劇的關公是經典的,關公是保護京劇的神,舞台上的關公超越了文戲武戲。關公在舞台上的形象,每一秒的動作呼吸就是只有關公。關公的紅、關公的綠、關公的黃、關公的黑、關公的金,關公超越了悲劇、超越了悲情、超越了一切戲劇人物的典型。關公不是今天流行的韋小寶、不是政客岳不羣。關公是中國男性的一個模式,做中國男人就應該像關公那樣;有情有義,更不是看風駛帆、滑頭變型。

    悲劇英雄比英雄更英雄,中國文化和歷史就是由悲劇形成的。這一百年更是進入了比悲劇更悲劇更具悲劇的悲劇,中國百年革命變成了中國人自我否定的文化消滅。今天這個時代;從事傳統藝術的者,多少都要有關公的悲劇精神,就是勇往直前。傳統藝術需要變是現實,也不可能不變。但是如何變?怎様變?傳統藝術的本質是什麼?傳統藝術的本質是人,人就是傳統藝術的本。學習傳統藝術不是download一個手機程式;學習傳統戲曲就是把人的身體每一個部分的能量從極小發揮到到極大。眼睛的眼神、臉部的表情、身體的線條、聲音的亮麗與低沉,身體變成一個整體,一個真正由身體掌握的身體。比對今天的藝術分門別類把身體分工,傳統藝術戲曲更是具有無窮的實驗和創新力量。當機器和科技在取代人的未來和未知~~

    人有什麼價值?

    人的藝術是什麼?

    人和科技有什麼可能?

    藝術變成了什麼?

    這是戲曲未來思考,也是藝術永遠的思考。

  • 京劇導演的話-
    王冠強

    【細說京劇老爺戲:專訪國光劇團資深導演王冠強】
    文/陳泓燁

    說起過往臺灣京劇,總有一些演員因為表演人物維妙維肖,而被戲迷朋友冠以「活」字之稱。其中,「活關公」李桐春老師、「活張飛」王福勝老師,都是箇中代表。

    國光劇團的兩位資深主排王冠強、馬寶山,便是打六歲起,就跟在兩位「活字輩」──時任大宛國劇隊李桐春隊長、王福勝大師──身旁學戲。說起小大宛,冠強回憶到,大宛國劇隊整體人員不多,所以行當規範不強,小朋友們缺什麼扮什麼,什麼戲都得學。此外,大宛國劇隊的戲路偏陽剛,最常貼演的劇目包括《三國演義》《包公》《水滸》等等「男戲」,冠強自己就武生、武淨、武丑通通都得來。這樣的成長過程讓小輩們在跑龍套的過程更加貼近前輩藝術家,對於自己的表演不設限,彈性更大,不知不覺當中,「腹內」也累積了更多戲。

    隨著京劇在大眾娛樂市場的退場,劇隊的解散成為必然,先是大宛國劇隊裁撤,而後,聯勤國劇隊也步上後塵。一次又一次的改弦易轍造成了不小的人員變動,離團、改行或轉任教職的所在多有,而堅持不懈的小輩如冠強,也在這樣的景況底下,得以從龍套演員慢慢站上舞台,從主角背後多如牛毛的百萬雄兵,漸漸成為幫關老爺牽馬、翻滾的馬僮,通過馬僮的翻撲,為老爺的出場營造熾烈的氣氛;再漸漸成為舞台上噴火吸睛、熟稔老爺所有唱念氣口、平衡關老爺台上勁頭、烘托、傍著老爺的周倉。

    那時,和冠強對戲的仍是「活字輩」李桐春老師、王福勝老師。老前輩們有他們的脾氣,也是他們對藝術的堅持。冠強說「王(福勝)爺爺演戲都是死口」,「死口」指的是「死的氣口」,也就是說從節奏、台詞、身段到兩人的互動套路,都不能有一絲一毫的變化。「我第一次跟王爺爺對戲就是《古城會》,不僅要見關公、還要見張飛,那時王爺爺給我說戲,說完一次,他就認定你會了,會了,就是台上見,沒有排戲這種事。」這些前輩演員的嚴謹,也教會了冠強對戲劇的堅持──細節該是怎麼樣就是怎麼樣,沒有技藝跟不上的妥協之道、沒有人手不夠的簡便之道。

    在京劇仍是大眾流行的最末班車,冠強跟著前輩以馬僮之姿登上中視八點檔,那一時之選的桃園三結義,劉備胡少安老師、關羽李桐春老師、張飛王福勝老師,以及冠強的老師王少洲擔任的周倉,三國戲在電視上著實風靡一時,還發行了郵票呢。

    「我告訴你啊小冠強,我們學這個花臉,剛的時候要很剛,但媚的時候要比旦角還要媚。尤其花臉的臉部顏色繁雜,表情也容易被繽紛的顏色吃掉。要從內在發出情感,觀眾才接收得到」冠強回憶起王少洲老師把周倉交給自己時的慎重,也記著自己是怎麼跟在舞台旁邊,一次一次的看著老師表演的「薰」著戲。

    說起台灣京劇舞台常見的「老爺戲」,冠強細細數起《白馬坡》《過五關》《古城會》《單刀會》《臨江會》《水淹七軍》,關老爺台上魅力無窮,而其中以表演來看,最為經典的便是《伐東吳》(又名《大報仇》)。《伐東吳》這戲完全展現傳統戲的寫意精髓,從黃忠帶箭、劉備哭靈到火燒連營,演員的表演結合人物性格,多有可看之處,一趕二、一趕四都常見於舞台。此外,因應時代需求,《白馬坡》(又名《斬顏良》)也是勞軍時常演的老爺戲,這戲特別的「振奮軍心」,前有河北大將顏良威風、張狂的表演,帥氣的一條腿,大刀一波一波的殺,血氣方剛大殺四方之際,關老爺上場俐落解氣,一身的工架,在趟馬中與馬僮默契配合,快與慢的節奏掌控、剛柔如何並濟,不僅體現老爺人物沉穩威勇的特色,更激起了戲台底下軍士們的英雄崇拜,最是適合勞軍。

    隨著關公成為民間重要信仰,關公戲在舞台上的「神化」日益鮮明,演關公戲所遇見的各式「怪談」、「傳說」,在鄉野之間成為茶餘飯後的百談不倦的漫談題材。戲曲舞台上扮演關公時所需先行準備的各種嚴謹自律,如剃頭、刮臉、進後臺禁語、破臉,或是外台戲老爺首次上場時,一大串的鞭炮也必須備好等等習俗也逐漸衍生。

    不過,以冠強跟在李桐春老師身邊的這麼多年來說,看遍李桐春老師穿梭扮飾關公人生,唯一沒看過的的確正是《關公升天》(又名《走麥城》),但為什麼這戲不演?是因為禁忌嗎?冠強笑著說「關公升天是禁忌?才不是,關公升天是發包銀戲。」

    「發包銀戲」指的就是上座戲,從前戲班每到該發薪水時,若是發不出賞銀,就會貼這戲,因為每貼必上座,有了觀眾也就有了錢可以發給團員,班主也就不愁了。但既是如此,為什麼活關公不演這戲呢?「這倒要從過去軍隊和藝術家的關係說起,軍中劇隊嘛,將軍總認為自己想看什麼戲,藝人就該演什麼戲給他們看,有好聲好氣邀請、尊重藝術家的長官,也難免有覺得藝人就該被呼來喚去,喊一句想看什麼戲,藝人就應該來服務的風氣。」冠強細細解釋到。將軍們有官威、藝術家也有自己的脾性風骨,便是在這樣的折衝下,李桐春老師「這樣叫我演?我偏不演」的風骨,到將軍拉不下臉面,勒令「你現在不演,那我以後也就不讓你演。」這齣戲就這樣掛上了。

    所以,關老爺貴為武聖,從人到神格化,戲班上下對其敬重,這絕對是有的,李桐春老師家也供奉著老爺。但是,真的有這麼多禁忌嗎?也許有、也許沒有,也或許,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才更「禁忌」吧。

    但無論如何,有一個絕對是可以肯定的──扮演關老爺的困難,絕對是真的。老爺戲有多難、有多特殊,從戲曲發展出「紅生」一行當可見一斑。「紅生」集老生、武生、架子花臉等多重表演於一身,同時需要兼顧氣度、工架、唱功等全面功夫,又必須具備關老爺獨樹一格的人物氣質,而國光劇團的頭牌老生唐文華,便是極少數能夠吃下關老爺,在傳統關公戲扎實、厚重、樸實的表演之外,並能兼擅新編戲略含實驗、後設的當代表演。《關老爺在劇場》,敬請拭目以待。

    傳統京劇音樂設計的話-李超

    【刻劃二十年英雄血的音樂形象】
    文字整理/林建華
    關公是三國歷史上的偉大人物之一,然而因為他在京劇中的神格形象凜然,表演風格端穩,反映在音樂上,板式、調式的變化也相對較少、較簡單。傳統京劇中關公的經典唱段極少,較突出的就是全部《群借華》中,《華容道》西皮導板、碰板、原板、快板的唱腔,以及《古城會》中的吹腔。

    以這次的編腔經驗來說,根據劇本的需求,傳統的皮黃調式遠遠難以完整刻劃關公二十年的英雄血淚史,因此我採取京劇、崑劇、民歌三種不同音樂交叉運用的作法,既保持傳統經典又賦予大膽創新,希望能創編出具有時代精神的新的關公音樂形象。

    整齣戲從序到尾聲的音樂及唱腔我都是根據關公音樂形象變化而成的,然而部分編腔的安排設計我刻意反其道而行,譬如原本關公在《古城會》中唱的吹腔主旋律,在戲中的這個段落我卻編為過門陪襯,非常合理好聽新穎。又譬如從崑腔轉皮黃我採用嗩吶替代京胡,更加充實地增添關公的音樂氣勢舆形象。

    由於這齣戲與香港的藝術團隊跨界聯合製作,必須及早練樂、對腔、錄音,以便提供給香港的藝術家們再進行整體音樂設計,因為時間緊迫,國光樂隊同仁們只好排定週六、日兩天的時間加班演奏錄音。這部分特別感謝新秀同仁許家銘操京胡、吹大小嗩吶,並幫我現場改記曲譜,感謝林杰儒笛子、大小嗩吶加三弦,指揮許鈞炫改拉二胡,由我改任指揮,打擊樂同仁統統一趕三,也還要感謝錄音師李思明和他的助理。常言道:真金不怕火煉!是金子走到哪裡都會發光!國光樂隊同仁們在這兩天假日的戰鬥任務中全力以赴,非常感佩大家的團隊敬業精神,他們是台灣京劇第一組具有國家水準的樂隊,希望觀眾朋友多多關心他們,多了解他們的辛苦、以鼓勵取代指責,我和他們都是同一個戰壕中的戰友!

    對腔、練樂完成後,有賴主演唐文華與導演王冠強的實踐合成,而且我非常欣慰地大膽培養了京胡新秀許家銘為文華操琴,文華也非常認真地指導他。新入團的首席笛子新秀林杰儒,崑曲部分節奏穩建、音色秀美,功不可沒。

    金彥龍是台灣名司鼓之一,也是近二十年和我合作的司鼓。這次關公一劇他需要做到二個步驟:首先是無音無動的前期錄音,接著是在後續現埸演出時,他還必須準確無誤地銜接上前期錄製的音樂唱腔,以現埸伴奏的職責掌握全劇,在整個錄音過程中表現高水準的技藝。月琴新手陳佩茜自我319日音樂會那天登場表演起,至今琴藝大增,巳完全勝任了國光劇團重大演出的任務,並且受到內外行的注目,深受好評。大阮李敬敏、中阮蔣忠㯋兩位可算兩岸首屈一指了,由於他們和大家的高超技藝,本應四天的錄音工作竟在二天內妥善地完成了,在此我本人向樂隊同仁表示感謝。

    這是我從藝以來又一次跨界合作挑戰的作品,非常期待胡恩威導演和于逸堯、許敖山老師的再創作,期盼共同完成一個傳統與現代劇場科技藝術結合的新作品。

  • 1.【關公臨死之時心裡想著誰?】(節錄)
    戲曲品味 2017-08-24
    《關公在劇場》從關公的事業巔峰《水淹七軍》開始,到《過五關斬六將》、《千里尋兄》、《單刀赴會》、《白日渡江》、《走麥城》、《歸天》到《青石山捉妖》,本來獨立的折子戲由兩位說書人串連成一氣。在排演過程中,唐文華的著眼點落在:關公臨死之時心裡想著誰?他提出這點和編劇、導演重新討論,加強剖析關公的心理狀態,對他的人性作更細緻的表述。

    (按此閱讀全文)

    2.【一個新派京劇演員的自我修養 唐文華如何演活現代關公】(節錄)
    HK01 2017-08-17
    除了京劇演員的表演,唐文華參演的《走麥城》,念獨白的時候就不再是傳統鑼鼓音樂,反而新穎地以龬琴襯底。而與「進念.二十面體」合作的新派京劇《關公在劇場》,一改傳統戲曲的順序手法,改而用倒敍手法講故事,並且以文武戲搭配。
    「以前看京劇只要看人就好了,他只要是個大牌就夠了。你來看他,聽他唱兩口,聽到當年那個味道就夠了。老前輩藝術家可以,我們不行。」現代的「關公」在唐文華的詮釋下,舉手投足之間,拿挰分寸,絕對不能有多餘的東西。「我們給觀眾就是每一次表演融合現代表演藝術,每一個地位、每一個分寸,跟觀眾的交流都要非常清楚。」

    (按此閱讀全文)

    3. 【唐文華 關公走進實驗劇場】(節錄)
    文匯報 2017-09-09
    特別的是,演出不僅通過「過五關斬六將」、「水淹七軍」、「敗走麥城」來呈現關羽由人成神的一生,更抽離出來,用現代實驗劇場的方式重新設計空間、燈光與音樂,將劇場如何演關公的過程鋪陳在觀眾面前。觀眾不僅可以看到精彩紛呈的關公戲,更可透過劇中「說書人」的視角了解演員演出關公戲的心理禁忌,亦可在傳統關公戲、現代劇場的台前與幕後等多重空間中自由遊走窺探。當台上的關老爺包裹在胡恩威所設計的數碼影像中嗟歎一生、直問蒼天時,觀眾不覺突兀違和,反而感到空曠的舞台上如寒冬蕭索,獨留蒼涼在心中。

    (按此閱讀全文)

返回劇目

關公在劇場

FacebookTwitterGoogle+

門票於6月30日在城市售票網發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