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行禪師

  • 釋衍空法師

  • 釋僧徹法師

  • 胡恩威

  • 于逸堯@人山人海

  • 張叔平

  • 董陽孜

  • 林夕

  • 伍宇烈

  • 楊永德

  • 黃大徽

  • 陳浩峰

  • 孔奕佳

  • 何怡安

  • 鄭丞泰

  • 林灒桐

  • 彭康泰

  • 林二汶

    • 著名的禪師、詩人、學者及和平主義者,於1967年被小馬丁.路德.金提名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2006年獲選《時代雜誌》「亞洲英雄六十載」。於越南創立了Van Hanh Buddhist University,並於1969年在法國創辦Unified Buddhist Church,及在法國梅村創立道場,弘揚活在當下,為世間締造和平的心靈淨土。

    • 1990年在香港大嶼山寶林禪寺聖一大和尚座下披剃出家,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宗教系研修。目前擔任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總監、覺醒心靈成長中心住持及香港佛教聯合會常務董事。

    • 1993年於法雨精舍出家,1994年於臺中萬佛寺受具足戒。先後於香港能仁書院哲學系畢業及臺灣圓光佛學院就讀。現任東蓮覺苑苑長及法雨精舍舍監。

    • 《半生緣》、《華嚴經》、《萬曆十五年》、《東宮西宮》導演、編劇及設計,跨界劇場及多媒體劇場先鋒,以強烈視覺影像建構劇場美學,作品主題涵蓋文學、歷史、時政、建築、宗教、哲學等。

    • 香港人,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學士,主修地理,卻以音樂為終身職志。1996年創作《再見二丁目》得以入行。1999年與黃耀明等人創立「人山人海」獨立音樂廠牌,曾合作歌手包括彭羚、梅艷芳、楊千嬅、麥俊龍等。分別憑《愈快樂愈墮落》及《涙王子》兩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配樂提名,及憑《Wanna be》一曲,與林二汶及荒井壯一郎同獲2012 CASH金帆音樂奬CASH最佳歌曲大奬。著作有香港音樂人訪談錄《香港好聲音》,現定期為《MilkX》、《明周》、《MOUTAI》等雜誌和《南華早報中文網》「香港指南」撰寫專欄文章及專題報導。

    • 著名美術指導,2000年獲得康城影展卓越技術大獎,並多次獲香港電影金像獎、臺灣金馬獎的最佳美術指導及造型設計獎。作品包括王家衛的《2046》、《花樣年華》,嚴浩的《似水流年》及徐克的《新蜀山劍俠》等。

    •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藝術系畢業,美國麻州大學藝術碩士,現從事書法創作。

    • 填詞人、撰稿人、傳媒人,曾任職報館、唱片公司、電台及電視台。

    • 舞作人。1998年憑舞蹈作品《男生》獲法國Bagnolet編舞獎,與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的《士兵的故事》獲2008年香港舞蹈年獎,2012年獲香港舞蹈年獎「傑出成就獎」,翌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2013年度藝術家。2011-2013年出任香港小交響樂團駐團藝術家。現任無伴奏合唱劇場「一舖清唱」聯合藝術總監。

    • 進念創團成員。曾參與創作及演出之作品包括《百年孤寂》、《華麗緣》等數十齣劇目。近年演出作品包括《華嚴經》、《萬曆十五年》、卡通兒童音樂劇《魔笛》、《東宮西宮》系列、榮念曾實驗劇場系列《荒山淚》及《夜奔》等。

    • 新聞系畢業生,九十年代中於出版界變節,全身投入表演藝術,既舞且演,亦導亦編。04年香港藝術節委約創作《B.O.B.*》以兩個不同版本於歐亞各地巡演,10年獲選為巴黎黑克雷國際文化交流中心駐村藝術家,同年於卡地亞現代博物館上演《1 + 1》。11年獲IN TRANSIT藝術節委約,於柏林世界文化中心首演《Be Me》。近作包括與邢亮聯合創作及演出的《無|雙》(2014),為四代香港當代舞者而編排的《舞士列傳》(2015)及《春之祭》(2016)。

    • 1998年加入進念‧二十面體,曾參與創作、演出及籌劃多項不同類型的演出,包括《東宮西宮》系列、《萬曆十五年》、《華嚴經》、《唱K回憶錄》等。亦聯合導演卡通兒童音樂劇《魔笛》、《魔笛遊樂場》、《包豪斯的建築設計宣言》等。

    • 鋼琴及大提琴手,從事音樂劇及劇場音樂創作、編曲、錄音樂手、配樂等工作。2004年起與進念.二十面體合作,亦與中英劇團、香港話劇團及演戲家族等劇團合作。音樂劇作曲包括《車你好冇》、《沒有人造衛星相撞的夜空》。近年編曲作品包括鄭欣宜《女神》及周國賢《今生不回家》等、電影配樂《紐約紐約》及《毒誡》等。另參與黃耀明、容祖兒、陳奕迅等多位歌手演唱會演奏工作。作品曾獲CASH、香港舞台劇獎及商業電台等多個奬項。

    •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曾合作藝團包括進念二十面體、香港舞蹈團、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及香港創樂團等。曾為四擊頭敲擊樂團之創立人之一,現以獨立身份活躍於香港藝壇。

    • 初中跟隨陳一平學習笛子。入讀香港演藝學院後,先後隨張向華及孫永志主修中國竹笛。又隨譚寶碩及閻學敏副修洞簫及敲擊。曾獲梁迪啓蒙及國家一級指揮夏飛雲指導,因而對指揮產生濃厚興趣。
      鄭氏現於香港演藝學院修讀中樂指揮碩士課程,師隨香港中樂團藝術總監兼首席指揮閻惠昌。

    • 十歲開始學習琵琶。中學時期參加香港校際音樂節獲琵琶深造組冠軍。1994年應當時區域市政局邀請於第一届「青年音樂家系列」中舉辦個人獨奏音樂會,同年考入香港演藝學院中樂系,1999年畢業並取得深造文憑。2001年參加「奧美通杯」全國琵琶大獎賽獲總決賽專業組優秀獎。林氏更經常前往國內外演出,現爲香港無極樂團音樂團長。

    • 為中國民族管弦樂學會笙專業委員會名譽理事,竹韻小集樂團副首席。曾隨演藝中樂小組、香港中樂團及竹韻小集出訪奧地利、英國、比利時、荷蘭、中國、美國及法國等地演出。

    • 香港最優秀二人唱作女子組合at17成員。曾獲多個電台、電視台頒發我最喜愛及最佳組合獎項。除了專注歌唱事業外,亦參與電視節目、廣告及電影配樂工作:曾為多個電視廣告錄製畫外音及節目配音,並為電影《前度》創作了主題曲及多首電影配樂,備受外間好評。2011年以獨立製作人身份成立個人廠牌「LAM2 林二制作」,專注開拓以「聲音」為主導的事業新里程(包括歌唱)。

新數碼經變圖

華嚴經 清淨之行

  • 分場
  • 訪問釋衍空法師
  • 華嚴筆記
  • 歌詞及華嚴字母
簡介及工作人員

02 . 12

[ Sat ] 8:15PM

03 . 12

[ Sun ] 3:00PM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HKD$1,000 (慈善席)
HKD$480
HKD$280
HKD$180

HKD$100

演出長約90分鐘,不設中場休息
廣東話、普通話演出,附中、英文字幕
遲到觀眾須待節目適當時候方可進場
進念.二十面體保留更改節目內容、表演者及座位編排的一切最終決定權

返回劇目

座位表
票價

HKD$1,000 (慈善席)
HKD$480
HKD$280
HKD$180

HKD$100

境唯心造 劇場即道場 「像心靈吃了一劑霜淇淋,獲得難以形容的寧靜。」 - 李歐梵 (香港中文大學教授) 「深沉又奪目地展現心與世界相容自在的境界。 」 - 周倩漪 《PAR表演藝術》(臺灣)

場刊
簡介

釋迦牟尼佛初成正覺,全身放光,普照十方,宣講《華嚴經》。演出以「光」為創作基本元素,多媒體裝置與現場音樂演奏互動,呈現佛光照耀、重重無盡的華嚴世界。《華嚴經 清淨之行》聚焦《淨行品》,從生活中的行願出發,經歷處處時時皆可以修行的菩薩境界。

節錄一行禪師原著文本《與生命相約》

創作團隊

文本:一行禪師
創作顧問及文本創作:釋衍空
創作顧問 (華嚴字母唱誦):釋僧徹

導演、編劇、舞台及多媒體設計:胡恩威
音樂總監及創作:于逸堯@人山人海
書法創作 (數碼影像):董陽孜
形象設計:張叔平
動作設計:伍宇烈

《十方一念》
曲:于逸堯@人山人海
詞:林夕
《禪歌》
曲: 林二汶
詞: 釋衍空、林二汶

演出

唱誦:東蓮覺苑眾法師

創作演員:
伍宇烈陳浩峰黃大徽楊永德

現場音樂演奏:
孔奕佳 (鋼琴)
何怡安 (敲擊)
林灒桐 (彈撥)
彭康泰 (笙)
鄭丞泰 (洞簫/笛子)

製作團隊

製作監督:李浩賢
燈光設計:鄺雅麗
音響設計:洪天佑
影像製作:方曉丹
樂譜整理:孔奕佳
舞台監督:周俊彥
執行舞台監督:陳斯琹
排練統籌 (動作): 鄧曉霖
助理舞台監督及字幕控制:陳安琪
助理舞台設計:王梓駿
錄像控制:施棟梁
聲音控制:馬文鍵
服裝助理:陳偉兒
後台助理:詹文龍、邱振軒、鍾嘉華、陳俊賢、陳澤君
燈光助理:胡景瀧、謝達誼

進念舞台專業實習生
香港演藝學院舞台及製作藝術學院:
衞奕彤、黃敬賢、譚楚翹、戴慧精、梁美珊
錄像紀錄實習生
香港專業教育學院(李惠利)資訊科技系:
黃敏皓、孫兆嵐、張炫城、林靖

翻譯:慕容玉蓮、林天賜

進念團隊

助理藝術總監:陳浩峰
文字整理:梁冠麗、鍾家誠
駐團藝術家:黎達榮
創作助理(影像及多媒體):陳穎

藝團經理 (行政及財務):陳世明
藝團經理 (節目):簡溢雅
高級節目經理:周寶儀
經理 (公關及伙伴發展):黃偉國
助理節目經理:鄭國政、何彥羲
節目及藝術行政見習:池家丞、盧雪雯
行政見習:謝昊丹

宣傳

攝影(宣傳品):區子強
劇照攝影:黎浩賢
平面設計:翟桐
平面設計助理:張焯珩

贊助

布施菩薩

鳴謝

法雨精舍、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覺醒心靈成長中心、香港佛教聯合會、梅村香港基金會、Smallmslam Ltd.、圓通寺、Ms. Amy Au、區二連女士、羅恆輝先生、曾文通@allpamama、又一山人

  • 第一幕 十方一念 (音樂)
    第二幕 什麼是《十方一念》(文本:釋衍空法師)
    第三幕 《華嚴經.淨行品》
    第四幕 華藏世界*
    (文本:一行襌師)
    第五幕 華嚴字母 (唱誦)
    第六幕 清淨之行 (音樂)

    *節錄一行禪師原著文本《與生命相約》(1996),承蒙Parallax Press授權。www.parallax.org

  • 訪問釋衍空法師
    (節錄自2016年8月有線電視訪問)

    問︰請講解為什麼《華嚴經》是一部具有崇高地位的佛教重要經典?

    答︰《華嚴經》是大乘佛教的經典,相傳佛陀在菩提樹下開悟成佛之後,在最初四十九日內,佛陀開悟之後上了天界跟眾菩薩重溫他修行的過程。成佛需要很長時間,佛陀在很多期生命中累積了智慧、功德、布施。經文重溫佛陀在無量劫以來的修行。佛陀講他成佛之後他所見到的世界。他見到的世界和我們見到的世界不同。所以《華嚴經》講佛陀修行成佛的歷程、和佛陀成佛之後所見到的世界。有人話︰「欲知佛法富貴,當讀《華嚴經》。」如果你想知佛陀的世界有多華麗富貴,你就要讀《華嚴經》。

    《華嚴經》有一個重要訊息︰人要好好珍惜和處理好自己的心。因為你的心十分影響你。很多時候我們被自己的心騙了,以為開心喜歡的東西一定要獲得。但開心喜歡的東西有時候會害了我們。舉例︰你喜歡吃薯片,好味道,但會令你長暗瘡、喉嚨痛,你要適可而止。明白因果,不要被自己的心騙到。

    問: 〈淨行品〉一百四十一行願是否指這些?

    答︰修行最重要是修心。心很重要,要不斷鍛鍊。舉例︰〈淨行品〉說早上起身下床的時候,我希望今天走路不要踏死蟲蟻,就算踏死也希望牠早歸極樂世界。擦牙的時候,我希望眾生口氣芬芳,講好說話。日常生活中每一小細節,你都想起一些祝福語句,幸福態度,令自己去除煩惱。這是〈淨行品〉的重點,如何在日常生活當中不斷鍛鍊自己的心?向好方向想,西方人叫正面思考正向思維。〈淨行品〉教我們如何培養正向思維、培養慈悲心、好的心態。當一個人有好的心態,自然會做一些好事,生活自然會變好。朋友一定多、朋友一定喜歡你,心好行為一定好。〈淨行品〉教大家成佛先要從改變心開始。

    問︰為何今次演出選《華嚴經‧淨行品》這一品來講呢?

    答︰過往《華嚴經》演出主題,講心如何重要,要淨化你的心。你知道你要做好些,但如何達到?所以首先有變好這心願,然後在日常生活中慢慢鍛鍊,見到任何東西都讚嘆,佛法就會慢慢通過你的心去落實。

  • 華嚴筆記
    胡恩威

    大約是二零零五年,陳瑞憲邀請我為董陽孜老師的書法展覽創作一個多媒體作品,我選擇了台北美術館一個約二十米長十二米闊的展覽空間,在空間設置了十六台數碼投影機,透過十六台電腦,投影著董老師的書法「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十六個字,白色的空間時明時暗,展示著書法的動態和質感。我很喜歡這個作品,裡面有著一種簡單直接的靈性。

    西方的現代藝術是一種對天主教基督教,以及其社會體制的質疑,禪的美學在六十年代開始成為了其中一種重要的力量。但資本主義體制已經把現代藝術異化為一種經濟行為,我們今天活在一個由天主教基督教建構的社會,全球化這個觀念其實是由天主教開始的,這種一體化的觀念帶來了巨大的創造力也帶來了巨大的破壞力,九一一就是對於這種全球化壓力的反抗,全球暖化也是一種西方文明終結警號。

    對於這個警號,佛教提供了一種方向,減去佛教的神話部份,佛教是一種超越物慾的快樂生活模式,佛教不強調絕對的統一和服從。佛教是由自我認識,認識自己的身體,認識自己的慾望,認識自己的心,透過認識來發展自身的生活。人人可以成佛的概念,就是一種尋找自我的過程。一行禪師提醒了我們,認識自己是由呼吸開始,由步行開始,由飲一杯水開始,認識以後我們會知道如何放下盲目的執著。

    數碼世界是由零和一組成,以此建構了一個重重無盡的數碼世界。華嚴經演出的多媒體設計,是由一和多的華嚴世界靈感出發,由一和零的數碼模式構成,圖像,書法和種種影像被零和一重組和整合。聲音和影像在數碼合成下產生了互即互入的關係,是聲音帶動影像,也是影像帶動聲音。華嚴字母的每一個音色,化為影像化為一種內在的聲音,音質的變化聲調的高低,不是把聲音發出來而是把聲音透進內心裡面。

    佛像是佛教藝術的重要形式,在數碼的年代,表現佛的方法會有什麼可能性?歷史留下來的各種佛像,尤其是不完整的佛像,帶來很多想像。看著這些美麗和平的佛像,美麗與平和也透過眼晴進入了我們的心,我們的心靈。這些由人雙手創造的臉,充滿了一種快樂的感照。

    光和鏡是雙身的,沒有光,鏡不能看見自己看見世界,鏡透過光紀錄了世界,我們透過鏡看見了世界看見了自己。

    我們目前身處的是天主教基督教建立出來的文明,這個文明帶來了人類的進步,也帶來了目前的困局。全球暖化貧富差距擴大,慾望成為了真正屬於這個文明的核心價值。這二十年人類經濟與科技的快速增長,也加速惡化了全球暖化。不單止是環境的惡化,人類的精神文明也出現了「惡化」的現象,自私和偽善的「娛樂」成為了一種新的精神科藥物,藝術也被市場被娛樂污染了;西方的情況在表面上是比較多元,但本質上「教會」也被大企業所取代;西方的「公民社會」仍然有著一個「宗教」和「正義」的道德傳統,對政治和經濟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但這十年隨著各宗教的老化和激進化,建制內宗教的影響力已經在逐漸消失,在強大的經濟力量支持下,「娛樂」正式取代了「宗教」,成為人類精神文明道德價值的主導體制。

    藝術在這個局面下,不是被「娛樂化」,便是被邊緣化,藝術工作面對著一個全新的局面:六、七十年代 — 那個人文的年代已經消失了,那些在九十年代成長的「市場的一代、娛樂的一代」,對藝術有著完全不一樣的態度和價值,六、七十年代的那個要反的建制已經進化和轉型了。藝術作為批評建制的角色已經幻滅了,藝術成為了高消費市場的一種新產品。在這個年代這個地方,從事創作、從事藝術創作應有著怎樣的意義?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在過去二十年從事藝術創作的過程中,我越來越對一些「藝術」和「藝術家」的觀念存有一些問題,這些問題到今天還沒有答案,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我的創作是以香港人和華人社會為土壤的。在香港創作最有利的條件是題材上的「自由」,政治可以是題材,歷史可以是題材,哲學可以是題材,沒有長官指導,沒有事前檢查,我可以很自由地去選擇題材,去說我想說的話,這個我是一種很香港的「我」。

    我決定創作《華嚴經》,本身來自一種對美學的尋求,也是在創作一個藝術儀式。我對那些歐美藝術節追求的為藝術而藝術的形式感到有些困惑,因為這種格局,藝術成為了一種不能改變的「品牌」。二千多年來佛教發展了很多不同的儀式,這些都是一種藝術的創作,為的是一種創作者自我超越的追求。我們今天都有偏見,認為巴哈 (Bach) 的音樂是藝術,佛教的音樂是「宗教」;西方藝術有了一種「特權」,成為一種藝術的標準,當然巴哈的音樂是藝術,但也是宗教,因為藝術就是一種人類尋找非物質層次的成果。我們活在這個後殖民城市,社會的資源大都投放在西方「經典藝術」身上,但追求的只是一種盲目的技巧練習,而不是對藝術對音樂的尊重。考取八、九級鋼琴的香港人很多,但技巧是一回事,態度和心法也是作為藝術家所需要的更大修行。

    香港人的困局是一種「遺憾」,不能選擇自己人生的「遺憾」。殖民教育重視的是一種自我制約,一切為了生存,便需要違背自己的本質,去做一些自己不想做或者不適合做的事,所以香港人只會用自由去「批評」別人,而不會用自由去選擇自己的命運,所以香港的負能量很強,一切都是陰謀動機論又或者是一種沒必要的「涼薄」,也沒有甚麼道德,因為大家都不相信道德,道德只是一種包裝。這個城市是一個有太多迷信,但沒有多少宗教的城市。宗教的最高表現是藝術,因為只有藝術才能感動人才能令人有信念,但在這個城市,藝術和宗教都成為了一種心靈卡拉OK,為的是發洩、是尋找藉口。

    在這個城市創作的挑戰很大,因為這個城市沒有一個像國內審查的體制去給你限制,給你一種被壓迫的身份,一切都是被環境所造成的「自我決定」;沒有人拿著槍強迫你,一切都是自願的。我們很容易會選擇逃避,選擇隨波逐流,成為一種庸俗;這個城市追求的是「庸俗」,完全絕對的「庸俗」,是物質上的庸俗,道德上的庸俗。在這個城市創作要自覺,高度的自覺和自省,才不會被這個社會庸俗了自己的身心。創作《華嚴經》的過程,我在辯證以前自己的宗教經驗和藝術經驗,當不斷在細心聽著華嚴字母的唱誦,腦海裏面湧現了很多已經遺忘了的經驗,有些是痛苦的有些是快樂的,但都是一些不能用文字說明的經驗,好像每次唸完聖母經一百遍之後那種狀態。馬克斯說宗教是一種鴉片,但馬克斯主義的「理想」也成為了另一種鴉片,人類也因為這樣失去了自己的靈魂。

  • <十方一念>
    曲:于逸堯@人山人海
    詞:林夕

    十方一念 黑暗光明 如畫裝飾眼睛
    唯心可造 喜惡陰晴 直到清靜
    蓮花千辦 鋪滿生命 泥污不沾背影
    無礙無垢 以大悲之心覺醒

    成住究竟壞空 業報 留證
    了身 了心 了境
    無量眾生 未竟
    佛性 人性 隨順 渡化怨聲

    如來處 就是經
    無來處 亦是經
    菩提果 由人種
    渡亂世 入佛境

    大方廣佛 普照光明 在沙粒上禪定
    肉身不住 色相空名 滅卻宿命
    萬千廣廈 歌舞昇平 人間虛戀佈景
    雲累成雨 雨幻作雪後忘形

    成住究竟壞空 業報 留證
    了身 了心 了境
    無量眾生 未竟
    佛性 人性 隨順 渡化怨聲

    如來處 就是經
    無來處 亦是經
    菩提果 由人種
    渡亂世 入佛境

    菩提花 由人領
    寂自性 自在境

    <禪歌>
    曲:林二汶
    詞:釋衍空法師、林二汶

    看青山 看到初心巍然而不動
    聽見風 聽到的~只有深深處的悲願
    看豔陽 看到繁红嫩翠悲智心
    聽見水 像聽得~到眾生~如來佛性

    唯願天和地 像淨土般法音宣流
    如樂曲奏著 願你和我步上覺醒道路

    看見山 看到花開花落花非花
    聽見風 像聽得~虛空在說話
    看豔陽 看到海風浪花無來去
    聽見水 聽到水輕輕~越過凡塵三千

    唯願天和地 像淨土般法音宣流
    如樂曲奏著 願你和我步上覺醒道路

    哈呀~~~ 哈呀~~~

    又見山 只見山安坐如如不動
    傾聽風 像聽得到心安本然自在
    看豔陽 看到心中鏡智淨無染
    聽見水 像聽得~到這禪~歌

    唯願心和念 像千瓣蓮花開滿天
    如樂曲唱著 幻化人生笑看紅塵

    華嚴字母

    在《大方廣佛華嚴經入法界品》中,善知眾藝童子向善財童子講述了恆常誦唱奉持的「華嚴四十二字母」,便能進入超越的智慧 — 般若波羅蜜法門。

    善知眾藝童子以無礙的智慧窮究世間種種技藝,故名為「善知眾藝」。他得以進入般若波羅蜜門的方法,是恆常誦唱「字母」。此四十二字即印度古語言梵文的四十二個字母,被視為一切書寫、解說、文字的根本,因字的結合而有語言,因語言的詮表而有名,因名而有所詮的義,能了解義,將可獲得許多道理。因此,凡想進入般若波羅蜜門者,首應認識這些字母;一旦進入般若波羅蜜門以後,即可了悟一切言說皆不可得,繼而再進入無量的大智慧中。

    傳統上,禪門禮拜《華嚴經》的儀軌中,有唱誦「華嚴字母」的儀節。字母唱誦是唸誦法門的根本,而「華嚴字母」的唱誦是其中承傳最久、最為有名的,也是《華嚴經》劇場演出音樂部份之焦點所在。

返回劇目

華嚴經 清淨之行

FacebookTwitterGoogle+

門票於6月30日在城市售票網發售